中国江西网

新闻热线
0791-86849275
广告热线
0791-86847125
 
    大 江 网  |  首  页   第一看点  |  法律援助   维权热线  |  公告栏  |  政法要闻  |  江西警方  |  维权调查  |  公益律师进社区  |  法律圆桌  |
    综合新闻   今日聚焦   检察周刊  |  法院连线   交通周刊  |  特刊秀  |  江西消防  | 平安江西周刊
您当前的位置 :新法制报 > 法律圆桌 正文
明星冷冻卵子引发热议 限制“冻卵”是强化监管还是懒政?
专家表示应从法律层面规范生殖辅助技术并进行细化,以避免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
【字体:    】 新法制报  2015-08-10 04:02:20  来源:中国江西网-新法制报  编辑:兆明  作者:

  圆桌议题

  “早在2013年,我就在美国冰冻了9颗卵子,除了因为自己想生孩子,更多的是为了保证自己在生育权上拥有尽可能大的选择余地,这是世界上惟一的后悔药。”近日,艺人徐静蕾在受访时说的一段话,引发舆论热议,许多单身女性都跃跃欲试。

  据报道,林志玲、叶璇等明星纷纷公开已接受“冻卵”手术。

  “冻卵”即取母体健康时的卵子进行冷冻,阻止卵子随人体衰老,待想生育时再取出冻卵,被认为是更长时间维持女性生育能力的一种方法,为许多年轻时不愿生育的女性所热捧。

  但随之而来的问题也让人困扰:如果女性可以随意推迟生育年龄,那么高龄生育所带来的家庭与社会责任问题该怎么解决;当技术商业化后,“冻卵”是否会演变成有钱人定制后代的生育游戏?更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极易带来诸如代孕、卵子非法交易等法律和伦理问题,这项新技术的使用广受质疑。

  2001年8月1日实施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第3条规定,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应用只能用于医疗目的,并要符合国家计划生育政策、伦理原则和有关法律规定。2003年颁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则明确规定,单身女性不能“冻卵”,已婚女性“冻卵”有条件。但这样的规定遭到了网友的质疑:为何生育必须要找个男人结婚捆绑,难道女性不能独立行使生育权吗?

  那么,女性“冻卵”是否有违伦理?单身女性能否自由处置卵子?限制“冻卵”是加强监管还是懒政?到底应如何规范生殖辅助技术呢?

  主持人 戴平华

  嘉 宾

  颜三忠 南昌市青山湖区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江西师范大学法律系主任

  朱 巍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研究员、副教授

  彭丁带 南昌大学法学院教授

  刘 国 江西财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庞 琨 广东翰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女性“冻卵”是否有违伦理?

  因“冷冻卵子”在何时、以何种方式生育具有极大的自由性,贸然“冻卵”可能还会带来非法买卖、非法代孕、医疗纠纷、血缘关系等问题,故被认为有违伦理。大家怎么看待?

  朱巍:因为涉及婚姻观念、宗教信仰、社会道德等多方面因素,“冷冻卵子”与其说是一个法律问题,不如说是一个伦理问题。在我看来,科技并非能解决一切,也不是一切的最终解决出路。科技在伦理、道德、法律方面,应该有所敬畏。使用“冷冻卵子”人为干预生命,可能造成泯灭伦理和道德的结果。因此,“冷冻卵子”作为技术可以研究来解决个别特殊人群的需要,但这绝不能成为普世需求。法律应该加以明确限制。

  彭丁带:从法律层面来说,“冻卵”是不为我国现有法律所倡导。从伦理的角度考虑,这种严格限制的做法也是有必要的。辅助生殖技术使性与生育相分离,这意味着后代的产生可以不再受到异性结合的限制,这对我国传统的家庭伦理模式是产生巨大冲突的,而且这种冲突无论是从家庭的稳定还是社会秩序的维持来说,都是不利的。

  另一方面,“冻卵”使得卵子的使用不受时间和方式的限制,这就必然导致系列的其他社会问题,如我们所说的非法买卖、非法代孕问题。除此之外,孩子出生后的血缘问题,甚至孩子对其出生方式是否享有知情权的问题,在我们没有找到有效的监管方式和措施之前,贸然允许“冻卵”问题,都是不合适的。

  庞琨:单纯的“冷冻卵子”本身并无违伦理之说,违背伦理的是不正当使用冷冻的卵子,所以法律不应当限制冷冻卵子,而应当正确地规范冷冻卵子的使用,不要本末倒置。

  单身女性能否自由处理卵子?

  法律法规明文规定,单身女性不能“冻卵”,已婚女性“冻卵”有条件,限制了女性对自己卵子的处置权;但有专家指出,在保证“冻卵”的用途合法的情况下,个人有权进行处置。

  刘国:“冻卵”只是女性处置自己卵子的方式,国家应当限制的是“冻卵”的使用,而没有必要去限制“冻卵”,只要“冻卵”没有取出来与精子结合,是否“冻卵”就是女性的自由权利,不能草率地进行限制性规定。

  颜三忠:目前,我国法律法规并未对“冷冻卵子”的法律地位和性质作出明确规定,卫生部门的相关规章,只是对胚胎等具备发育为生命的潜能的物体作出规定,这是伦理学家强烈主张胚胎属于人格体的根本原因。而卵子因不能单独培育为人的生命,与胚胎等存在本质区别,故而将其纳入物的民法调整范畴以满足社会需要,并不违背相关伦理禁忌。按照“法无禁止即自由”的法治原则,单身女性有权自由处分自己的卵子。

  朱巍:从人格权法上讲,卵子属于特殊物,属于具有人身性质的物,也是人格自由权的延伸。从法律上讲,女性是卵子的所有权人,可以行使所有权利。不过,因卵子具有特殊的社会伦理性,这就涉及社会善良风俗问题,因此,法律对其进行必要限制是理所当然,这符合人格权法的相关精神。

  庞琨:卵子对于母体来说是在法律上属于什么性质尚不明确,是否适用“法无禁止即许可”还存在争议,比如在同性婚姻和人体克隆等问题上并不是简单地适用“法无禁止即许可”的原则,涉及人身或者人体的法律保护问题应当更加慎重。

  限制“冻卵”是监管还是懒政?

  虽受热捧,但因极易引发伦理问题,且与现行部门规章相悖,有关部门对“冻卵”仍采取严厉禁止的态度,那么该如何理解相关部门的这种政策取向?这是加强监管的必要之举,还是管不来就一禁了之的懒政行为?

  颜三忠:“冻卵”尽管不应当为法律所提倡,但其作为实现少数人生育权利的一种客观需要,在不侵害其他人利益与社会公共利益的情况下,理应受到法律的保护。为此,法律需要保护冻卵者的捐献权、自主权、隐私权以及生育权等各种正当权利,为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健康发展提供切实的权利支持。简单一禁了之,不能有效回应单身女性的权利需求,确有懒政之嫌。

  刘国:对于“冻卵”采取简单限制的管理方式是不明智之举。监管虽然是政府的职责,但任何监管都要符合基本的法理,更不能侵犯和剥夺人们应享有的权利。法律是人民意志和愿望的反映,政府运用法律对权利的限制只有在为了保障权利的前提下才是正当合理的,否则就是非法。因此,盲目采取武断和草率的做法限制“冻卵”这种一禁了之的做法是懒政行为。

  朱巍:“冻卵”属于人格权和社会伦理之间的模糊地带,在立法的法律层面尚未有明确定论之时,还是应该本着“法无禁止即许可”的基本原则,不应该以下位法或行政指令作出一刀切。目前个别部门的严厉态度并非解决问题的根本,加强监管与一禁了之并不是一回事。毕竟基于新技术和市场需求的“冻卵”,其监管程序和社会伦理影响等,立法部门还需要进行进一步研究和论证。

  彭丁带:是政府部门加强监管的必要之举。“冻卵”的禁止行为,无论是基于我国现有的政策规定,还是我国传统伦理考虑,均是合理的。个人行为必须服务于社会公共利益,从“冻卵”的个案来说,其可能确实对个人是有利的,但从这一事物可能产生一系列的社会问题,所以“冻卵”的禁令不满足“懒政”的客观条件要求,属于恰当的行政管理需要。

  其次,对“冻卵”颁发禁令是将其回归到法律监管,是政府部门对该行为监管义务的明确化。

  如何规范生殖辅助技术?

  “冻卵”作为一种生殖辅助技术,可以在更长时间内维持女性的生育能力,但随之而来的伦理争议、法律空缺、监管不到位等问题,却让这项造福于人的技术在我国受到极大限制。有专家认为,国家应尽快规范生殖辅助技术,加快这方面的立法进展,保障相关人士的权利。你认为是否有必要?又该如何规范?

  彭丁带:目前,我国对于生殖技术的行政法律规定仅限部门规章,但由于规章相对于法律或法规的效力较低,且上位法未作出明确规定的情况下,使得其在实施过程中受到质疑。同时,法律的空缺也可能使得“冻卵”的权利享有者在申请过程中遭到拒绝,这是对自然人生育权的侵犯。

  因此,我国目前仅仅对生殖技术的管理与规范进行规定是远远不够的,必须从更高层面上,利用法律对公民生殖细胞“精子”、“卵子”或是“胚胎”的法律地位予以明确化,做到权利的享有有法可依,有理可据。

   刘国:在制定关于生殖辅助技术的规范性法律文件时,首先,要明确其根本目的应当是保障女性的生育权利;其次,在规范的对象上,不应当区分结婚与否,不能限制未婚女性“冻卵”;最后,在规范手段上,为了防止出现违反国家生育政策或违背伦理的现象,要加强对“冻卵”使用条件的管理。

  庞琨:在“冷冻卵子”的问题上应当制定“宽冻严用”的规范,冷冻保存不必有太多的条件限制,这样可以满足社会需求的多样性。但是对于使用应当采用严格要求一票否决定制,可以建议适当的类似伦理委员会的社会组织评价冷冻卵子的正确使用问题,同时严格限制保存和医生辅助使用的条件,以避免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

  ◎文/郭俊 记者戴平华

*** 中国江西网推荐内容 ***
-零择校催热南昌民办基础教育 进入“战国时代”
-鹰潭:一条深夜暧昧短信引发夺妻复仇血案
-向领导发侮辱短信险遭辞退 原是前同事偷手机陷害
-梳理官员语言暴力“黑榜”:威胁我就是威胁党(图)
-丈夫砍死强暴妻子者被判无期 法院详解何以重判
-女子疑因孩子玩闹纠纷 端开水泼2侄儿(图)
-网曝张铁林私生女疑曝光 “格格”正值妙龄
-赵本山与辽宁大学合同到期 本山艺术学院更名
-英语高考居然考C罗!球迷:足球狗的送分题(图)
-刀锋战士8月获准保释出狱 再遭指控或判15年监禁
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中国江西网讯”或“中国江西网”、“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江西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中国江西网讯[XXX报]”或“中国江西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江西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不授权任何机构、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截取、复制和使用。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本网专稿 更多 >>
-熊建任江西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副巡视员
-南昌首批微公交线路今日开通运行 灵活解决居民出行(图)
-南昌公交230路、16路等4条线路10日起线路调整
-江西16个县降雨超200毫米 九江紧急转移群众2578人(图)
-福银高速共青至艾城段3车追尾续:已恢复通行
-“苏迪罗”暗算“福克斯” 昌铜高速上演惊险时刻(多图)
精彩博客 更多 >>

- 快乐的“筒子楼”
- 五湖酒店被炸掉的背后
- 喜欢没娘娘腔的小沈阳
- 没有薄熙来文强会栽吗
- 杀猪谣 遥远的相爱
- 春运错峰应行长期机制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药品信息服务证
文网文[2012]0135-002 新出网证(赣)字05号 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新网3612006002
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