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西网

新闻热线
0791-86849275
广告热线
0791-86847125
 
    大 江 网  |  首  页   第一看点  |  法律援助   维权热线  |  公告栏  |  政法要闻  |  江西警方  |  维权调查  |  公益律师进社区  |  法律圆桌  |
    综合新闻   今日聚焦   检察周刊  |  法院连线   交通周刊  |  特刊秀  |  江西消防  | 平安江西周刊
您当前的位置 :新法制报 > 法律圆桌 正文
交通违法将抄告单位社区是否侵犯当事人个人隐私?(图)
专家认为“抄告制”于法无据 应推进违法记录与个人信用对接
【字体:    】 新法制报  2015-09-10 03:24:25  来源:中国江西网-新法制报  编辑:兆明  作者:

  圆桌议题

  9月6日,媒体报道四川省成都市公安局交管局再次启动“交通违法抄告制”,针对行人闯红灯、司机酒后驾车等交通违法行为,交通违法者除了要接受教育,交管部门还将抄告其工作单位或社区;一定时间内,若一个单位或一个社区的违法数量过多,交管部门将约谈相关单位的安全负责人。

  “抄告制”实行当天,成都交警即实施抄告137件。早在2009年4月,成都交警就首次推出了“市民交通违法抄告制”,而多年来,全国各地也都曾实行过该制度。

  为何时隔多年重启“抄告制”,成都交警回应,交通违法成本低,抄告将起到震慑作用。不少市民表示支持,也有一些交通违法者称,交警将其交通违法行为抄告到单位,让其面临单位的处罚;一些市民也质疑,“抄告制”将纯属个人私事的交通违法抄告单位或社区“示众”并不合适,不仅有侵犯个人隐私嫌疑,于法是否有据也存疑。

  在褒贬不一的评价下,本报特邀法律界人士共同探讨,“抄告制”是否合法?违法者是否应当被“示众”?“抄告制”是否侵犯个人隐私?“抄告制”能否真正起到震慑交通违法者的作用?

“交通违法抄告制”遭质疑

  主持人 戴平华

  嘉 宾

  颜三忠 江西师范大学法律系主任、南昌市青山湖区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挂职)

  朱 巍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研究员、副教授

  刘东强 江西东鸿律师事务所律师

  张家卿 江西豫章律师事务所律师

  “抄告制”是否有法律依据?

  “交通违法抄告制”在多地都曾实行过,此次成都交警也是第二次实行该制度,但并未指明依据为何。一些市民质疑,按照“法无授权不可为”的原则,“抄告制”对违法者作扩大处罚,强行给单位或社区附加额外义务,是否有明确法律依据?

  朱巍:从上位法依据来看,“抄告制”并没有明确依据。反倒是使得“抄告制”成为交通违法行为处罚变成罚款和扣分之后,另一种额外的处罚形式。交通违法抄告的二次处罚行为,与行政处罚原则相违背,涉嫌违反行政法中“一事不再罚”基本原则。

  颜三忠:“交通违法抄告制”初衷虽好,但并不意味着措施本身合法可行。首先,交通违法该不该“抄告”给单位或者社区?这样的“抄告”并不是针对违法对象的告知义务,而是带有“告状”的性质。交通违法针对的是具体的行为,如何处罚,法规有明确的尺度,作为执法部门,这是惟一的依据,也是作为的界线。至今为止,尚没有法规明确公民交通违法交警可以报告其单位,就公权的伦理而言,法无授权不可为,“抄告制”于法无据,而执法机关不能权力自授,这一底线应该呵护好。

  张家卿:抄告本身虽不是处罚,但不妥,也缺乏法律依据。

  刘东强:《行政处罚法》第三条第二款规定:“没有法定依据或者不遵守法定程序的,行政处罚无效。”第四条第二款还规定:“对违法行为给予行政处罚的规定必须公布;未经公布的,不得作为行政处罚的依据。”由于《道路交通安全法》等相关的法律、法规对违法者的处罚都限于相关责任人,并没有向责任人的单位、社区通知的规定,因此,成都交警适用的“抄告制”不合法。

  违法者是否应当被“示众”?

  将交通违法行为“抄告”违法者的单位或社区,可以起到震慑效果,一定程度上减少交通违法行为的发生;但有市民认为,在单位或社区通报个人违法信息,相当于对违法者进行羞辱性的“游街示众”,真的合适吗?

  颜三忠:不可否认,“抄告制”有很好的“结果正义”,而这样的结果,不仅是公众的期待,也是法治社会的必然。但是,推行这样的结果正义,同样需要用合理合法的方式,即程序正义不可忽略。别让结果正义遮蔽程序正义,应是执法者最起码的底线。

  朱巍:中国古代法制史中,羞辱刑比较普遍,这与儒家和法家相结合的“出礼入刑”治国理念相适应。不过,羞辱刑在近代法制改革中,与人格尊严等基本价值观不相符合,已逐渐消亡。

  成都的做法初衷可能是好的,在于唤醒人们心中的违法可耻的法治观念。但是,法治观念和法制教育不能以牺牲公民隐私权、人格尊严等基本权利为代价,否则,将得不偿失。

  张家卿:这是不合适的。有交通违法行为的个人,其行为将被抄告至单位或社区,看上去似乎有合理之处,但抄告本身不属于法律规制的范畴,单位或社区又何来对其员工或居民的交通违法行为的监管职能,而“示众”也并非违法者所应承担的后果。本属于道德层面的问题,一旦被上升至法律层面,无疑将事与愿违。

  刘东强:成都交警的用心可以理解,但是,由于执法是非常严肃的行为,必须有明确的依据,否则,就是违法行政。在没有相应规定的情况下,交通违法者不应被“示众”。

  “抄告制”是否侵犯个人隐私?

  有专家认为,个人工作以外的言行属于私事,与单位或社区无关,可在《非机动车、行人违法抄告记录单》上,有违法者的姓名、性别、年龄、身份证号、单位、违法事件、违法地点、违法情节等信息,倘若这些信息被单位或社区通报,是否涉嫌侵犯个人隐私?

  颜三忠:公民享有社会正当评价的权利,不能因为一点小错或过失就承担有损个人尊严的不利后果。很多轻微的交通违法信息,只要没有损害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就应当属于个人隐私范畴。即使是基于公共利益的需要,需要对个人交通违法进行通报,也必须通过立法风险评估经过公众讨论达成共识,以立法的方式加以规定其适用范围、适用条件、适用程序、权利救济等内容。

  张家卿:涉嫌侵犯个人隐私。目前,法律并没有赋予交警公开公民交通违法行为的权力,而公民信息是受到法律保护的,抄告会将公民的个人诸多信息直接暴露于其单位或社区,这就涉及个人隐私的保护问题。

  刘东强:个人的隐私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如刑事案件的公开审判,被告人的基本信息、违法犯罪行为都呈现在法庭上,对旁听者而言,完全知晓被告人的“隐私”,但没有任何人会提出侵犯个人隐私。因此,“抄告制”如果有法可依,就不存在侵犯个人隐私之虞。“抄告制”如果无法可依,就侵犯了个人隐私。

  朱巍:“抄告制”与个人隐私权是相违背的。我国侵权责任法规定了隐私权,同时相关司法解释也特别将“犯罪记录”作为隐私权的一种,任何人不得擅自公开。举重以明轻,连犯罪记录都是隐私,更何况是交通违法记录。

  “抄告制”真能起作用吗?

  “抄告制”实行当天,一些惮于单位或社区通报的违法者,表示今后将不再犯;可交通违法行为普遍存在,再考虑到违法者不配合的情况,实际上“抄告制”需耗费巨大的执法成本来实行,其最终能否起到作用也因此遭到质疑;此外,也有网友建议以个人信用档案替换“抄告制”,孰是孰非?

  张家卿:“抄告制”是人身依附年代的管控模式,反映的仍是人治思维。部分抄告可能会在短期内奏效,但从长远来看,这种做法将因单位或社区无法兑现预期而终被废止,反过来,会使人们对于“中国式过马路”等交通违法行为不以为然甚至变本加厉。

  朱巍:倘若交通违法者不配合,交警没有任何权利使用其他办法获取相关信息,这不仅与宪法、行政处罚法和刑事诉讼法等上位法不相符,而且会浪费大量执法成本,引起违法者抵触和情绪反弹,反倒不利于交通安全秩序。

  颜三忠:单位对职工、社区对居民的交通违法并没有管理权限,也不负有交通安全管理的责任。实行“抄告制”,被抄告的单位或社区,必然面临一个该如何处理的问题。坦率地讲,如果给予二次教育和处罚,依据在哪里?如果是简单凭借管理上的相对关系,显然是以公凌私越了权;如果是置之不理,抄告制无疑会成为一钱不值的纸片。总之,抄告制会导致单位和社区执行层面上陷入“两难”的尴尬。抄告制彰显出来的困境,其实也是当下交通执法所要突破的瓶颈。“中国式交通违法”,法不责众折射的是法治的短板,也反衬出社会信用体系对违法失信行为兜底作用的欠缺。交通违法处理,依规处罚是一个方面,如何推进违法记录与个人信用的对接与运用,恐怕才是治理方式创新的方向。

  刘东强:将交通违法者的违法情况抄告给违法者的单位、社区,可有效地发挥各部门的综合管理作用,对减少交通违法行为将会起到有明显的作用。另外,通过短信、电子邮件的形式及时通知有关单位、社区,也会大大减少成本的支出,是完全可行的。目前,应当首先解决的是有关法律、法规的制定,使得 “抄告制”有法可依。

  ◎文/图 郭俊 记者戴平华

*** 中国江西网推荐内容 ***
-零择校催热南昌民办基础教育 进入“战国时代”
-鹰潭:一条深夜暧昧短信引发夺妻复仇血案
-向领导发侮辱短信险遭辞退 原是前同事偷手机陷害
-梳理官员语言暴力“黑榜”:威胁我就是威胁党(图)
-丈夫砍死强暴妻子者被判无期 法院详解何以重判
-女子疑因孩子玩闹纠纷 端开水泼2侄儿(图)
-网曝张铁林私生女疑曝光 “格格”正值妙龄
-赵本山与辽宁大学合同到期 本山艺术学院更名
-英语高考居然考C罗!球迷:足球狗的送分题(图)
-刀锋战士8月获准保释出狱 再遭指控或判15年监禁
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中国江西网讯”或“中国江西网”、“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江西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中国江西网讯[XXX报]”或“中国江西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江西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不授权任何机构、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截取、复制和使用。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本网专稿 更多 >>
-“最美乡村教师”叶长生:38年坚守一人一校 三次晕倒讲台
-江西最美乡村教师李雨才:再苦再累也要让山里孩子有未来(图)
-高清图:热衷江西中医的国王
-江西获7.37亿专项资金 “以奖代补”改善学前教育发展水平
-永新一中学奇葩班规:外班成绩不优秀者进班收门票100元(图)
-柬埔寨国王西哈莫尼获授江西中医药大学名誉教授称号(组图)
精彩博客 更多 >>

- 快乐的“筒子楼”
- 五湖酒店被炸掉的背后
- 喜欢没娘娘腔的小沈阳
- 没有薄熙来文强会栽吗
- 杀猪谣 遥远的相爱
- 春运错峰应行长期机制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药品信息服务证
文网文[2012]0135-002 新出网证(赣)字05号 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新网3612006002
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