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西网

新闻热线
0791-86849275
广告热线
0791-86847125
 
    大 江 网  |  首  页   第一看点  |  法律援助   维权热线  |  公告栏  |  政法要闻  |  江西警方  |  维权调查  |  公益律师进社区  |  法律圆桌  |
    综合新闻   今日聚焦   检察周刊  |  法院连线   交通周刊  |  特刊秀  |  江西消防  | 平安江西周刊
您当前的位置 :新法制报 > 法律圆桌 正文
女友与妈同遇险应先救妈?
千古难题成今年国家司法考试试题 参考答案引来争议一片
【字体:    】 新法制报  2015-09-28 05:29:17  来源:中国江西网-新法制报  编辑:兆明  作者:

  圆桌议题

  “女友和妈同时落水,你先救谁?”——这一千古难题,令不少男士唯恐避之不及。

  今年国家司法考试的第52题是多项选择题,涉及女友与妈同时遇险先救谁的问题,考查的是不作为犯罪,不过场景变换了,这次不是落水,而是遇到火灾。

  第52题的题目是:“关于不作为犯罪,下列哪些选项是正确的?”四个选择答案中就包括“甲在火灾之际,能救出母亲,但为救出女友而未救出母亲。如无排除犯罪的事由,甲构成不作为犯罪”。

  近日,司法部网站公布参考答案:女友和妈同时遇险,先救妈是对的,否则构成不作为犯罪!

  对于司法部公布的答案,专家分析认为,对母亲有赡养义务,是法律责任,先救女友而母亲死亡,构成犯罪;对女友只有道义上而没法律上的救助义务。

  但此前法律专家们在论战中较为一致的看法是:生命平等,母亲女友同处危难,不管先救谁都不构成犯罪。

  这一话题讨论仍在网络上发酵,女友和妈同遇险,救女友不救妈到底是不是犯罪?对于同样身处险境的女友和妈,真有必要厘清搭救的先后顺序吗?遇到类似情况,该怎么做才是正确的?本报特邀法律界人士对此话题展开讨论。

  主持人 淦丹丹

  嘉 宾

  彭丁带 南昌大学法学院教授

  吴平芳 新余学院法学院副教授

  李春华 广东(深圳)穗江律师事务所律师

  李亚兵 江西一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救女友不救妈构成不作为犯罪?

  近日,司法部网站公布的今年国家司法考试的参考答案认为:女友和妈同遇险,救女友不救妈构成不作为犯罪。不论是法律专家还是普通网民,对此话题一直存有分歧。

  彭丁带:甲对女友只有道义上而没有法律上的救助义务,而对于母亲有法律上的赡养义务,所以如果先救其母,女友死亡的,可能受到道德方面的谴责,但不构成犯罪。反之,如果先救女友而母亲死亡的,构成不作为犯罪。有网友认为,若不是女友而是老婆与母亲同时遇难,即便先救助老婆而母亲死亡也并不构成犯罪,因为老婆与母亲同属家人,都有救助义务。

  李春华:虽然法律有规定,公民对包括母亲在内的近亲属有救助义务,但并没有规定,当近亲属和其他人同时遇险时,一定要先去救近亲属。尤其只能二选一的时候,不管先救谁,都会造成另一人发生不幸的结果时,法律不会因为公民选择救了女友,而没有救自己母亲就认定他构成不作为犯罪。不作为的故意杀人罪有两个构成要件,一是没有去积极救助,二是有置母亲于死地的动机。儿子根据现实情况先救女友再救母亲并无问题,除非救上女友后还有力气,却故意不救或者拖延去救母亲,心里想着让母亲溺亡,这才涉嫌故意杀人罪。

  吴平芳:刑法上的不作为是指行为人消极地不实施有义务、有能力、有条件实施某种积极的行为,司法部给出的选项答案为:甲在火灾之际,能救出母亲,但为救出女友而未救出母亲。如无排除犯罪的事由,甲构成不作为犯罪。从“作为”与“不作为”犯罪的法律关系角度分析,甲对其母亲有法律上的救助义务,也有能力救助,但没有救助,在“无排除犯罪事由”的前提条件下,应追究刑事责任,甲的行为构成不作为犯罪,且只能认定为间接故意杀人罪。

  李亚兵:我认为该情形不构成犯罪。如果女友和母亲在不同时空条件下分别遇险,那根据是否具有救助义务区分,确实会出现“不救女友不构成犯罪,不救母亲构成犯罪”的情形。但是本题当中,女友和母亲同时遇险,此时法律不应强人所难,要求他人一定要救母亲而放弃女友。从不作为犯罪理论上来说,不作为犯罪的特点是“能为而不为”,当有两个生命同时救助时,行为人选择了一方而没有救另一方,客观上对另一方就是“不能救”,因此我认为当事人是不构成犯罪。

  生命的价值是否有区别?

  司考一结束,这一千古难题就引发了广泛的讨论,不少观点认为,生命平等,救谁都一样,法律不强人所难。从法律方面分析,两者在生命价值上是否存在区别?救人能否因其生命价值而论?

  李春华:在法律面前,生命虽有不同,但其价值是等同的。对施救者而言,也许存在一个关系远近的问题,但这不应成为先救谁后救谁的依据。如何救人应该根据当时的具体情况来定,不能以生命价值而论,这样无疑会陷入功利主义的泥潭,这样就无法解释舍己为人、见义勇为等社会倡导的行为。在突发事件面前,不能强求公民做过多权衡,那样可能就会失去挽救生命的最佳时机。只要施救者没有刻意放弃某个生命,就不能随意指责他甚至追究其法律责任。

  吴平芳:人的生命价值不管从法律还是道德上均无差别的,任何一个生命在法益上相同,都优于财产权益,在女友与妈同时遇险先救谁这个千古难题面前,先救妈而不是女友应该是更多留在“孝道至上”的道德层面上考证,而非司法实务中。

  彭丁带:从法律上讲,生命之间具有等价性,不存在高低优劣之分,所以一些人会得出救谁都不构成犯罪的观点。但此题目的核心在于有没有救助义务,如有法律上救助义务而不救助,而且具备救助的可能性,那就构成犯罪。

  李亚兵: 这让我想起《唐山大地震》影片中,一对儿女分别压在石头两边,必须牺牲一人才能救起另一人,地震救援人员问母亲是救儿子还是救女儿。这个问题是很残忍的,对于母亲来说这根本就是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同样,当我们面临两个生命二选一的时候,我们的选择是否有一个衡量标准呢?相信任何人都无法说出这个标准,法律也不应当去制定这样的标准。

  救人要厘清先后顺序吗?

  在救人时,真有必要厘清搭救的先后顺序吗?遇到类似情况怎么做才是正确的?

  李春华:要求施救者在救人时厘清搭救的先后顺序,既不合理,也缺乏可行性,因为当这样的事情发生时,作出任何选择都是可以接受的。碰到类似情况,我们应该更多的考虑施救的成功率,比如可以先选择情况更危险的且更容易搭救的那位施救。

  吴平芳:从法律上“不作为”犯罪构成和道德上分析,理论“应然”上,但遇到 “意外事件”或“紧急危险”的情况下,当事人甲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将先救谁作出一个理性的分析,所以要求厘清搭救的先后顺序是不合理的,也是不可行的。

  彭丁带:实践中,没必要区分先后顺序。法律只是规定对谁有救助义务的问题,只要完成法律规定的救助义务。若遇到第一种情况:甲对其中离自己较近一人有救助的可能性,对另一个离自己较远的人无救助的可能性,则选择施救离自己最近的一位,是符合法律规定的,此种情况,就算甲没有救助的对象是自己的母亲,甲也不构成犯罪,因其不具备救助的可能性。第二种情况:若甲对两者都具有救助可能性的前提下,甲选择救助离自己较近的人,若不妨碍对另一个人的救助,甲可以先后或同时完成对二者的救助,而且也是符合法律规定的。第三种情况:甲对两者都具有救助可能性的前提下,若救助其中一人可能会妨碍到对另一个人的救助,则甲应该先救助母亲,这样才符合法律规定。

  李亚兵:当同时遇到需要救助的两个人时,我们应当对两个人的“距离远近”、“危险程度”、“施救难易”等因素综合判断,迅速作出成功概率最高损失最小的救助方案后展开施救。所以我们应抛开法律因素,以科学合理的办法展开施救。

  “答案”在司法实践中能否适用?

  司法部网站公布参考答案可谓给了无数“男朋友”一个“标准答案”,但这一“标准答案”在司法实践中适用吗?

  彭丁带:司考标准答案在总体上是适用实践的。从法律方面讲,对父母是有救助义务的,对女友没有。从道德上讲,不救助父母而救助女友是重色轻母的表现,也不符合道德观念。从实践方面讲,法律强调的重点在于有救助可能性的前提下我们是否完成了救助目的,而没有去死板的规定救助的先后顺序,在实践中我们完全可以在符合法律目的的前提下充分发挥自身的主观能动性,运用不同的方法完成救助义务。

  李春华:在司法实践中,很少有一刀切的标准答案存在。因为,在现实生活中,不可能存在案情完全一致的情况。具体个案总会有这样那样不太一样的情况,哪怕只是细微的。即便案件情况大体相同,由于法官拥有裁量权,不同的法官囿于其个人素养、阅历等的不同,判决结果也可能不会完全一样。因此说,标准答案只可能存在于考试中,在司法实践中存在的可能性不大。

  李亚兵: 在司法实践当中,对家庭成员“见危不救”的情形很多,有的被判无罪,有的被判有罪。被判有罪的情形基本都是当事人在能救助的情况下,因为自己主观上的原因(如感情不和、泄愤等)而不去救助。本案当中,如果当事人主观上是想救其母亲的,只是因为客观上救助其女友而耽误了救助母亲,这种情况是不符合犯罪构成的主观要件的,司法实践中是不会被认定为有罪。

  ◎文/ 记者淦丹丹

*** 中国江西网推荐内容 ***
-零择校催热南昌民办基础教育 进入“战国时代”
-鹰潭:一条深夜暧昧短信引发夺妻复仇血案
-向领导发侮辱短信险遭辞退 原是前同事偷手机陷害
-梳理官员语言暴力“黑榜”:威胁我就是威胁党(图)
-丈夫砍死强暴妻子者被判无期 法院详解何以重判
-女子疑因孩子玩闹纠纷 端开水泼2侄儿(图)
-网曝张铁林私生女疑曝光 “格格”正值妙龄
-赵本山与辽宁大学合同到期 本山艺术学院更名
-英语高考居然考C罗!球迷:足球狗的送分题(图)
-刀锋战士8月获准保释出狱 再遭指控或判15年监禁
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中国江西网讯”或“中国江西网”、“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江西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中国江西网讯[XXX报]”或“中国江西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江西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不授权任何机构、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截取、复制和使用。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本网专稿 更多 >>
-开着宝马跨省买毒品1000多克 赣州男子一审被判死刑(图)
-2015江西旅游商品博览会闭幕 3天销售及签约2.23亿元(图)
-2015江西旅游商品大赛获奖名单揭晓 73件商品获奖(图)
-中秋“电信”催“费”忙 “服务生”给本网记者淡定报工号
-联想手机江西售后诱导消费欲打顾客续:集团将对售后严惩(图)
-同学一通“美言”来新余做生意 高呼一声“救命”脱“火坑”
精彩博客 更多 >>

- 快乐的“筒子楼”
- 五湖酒店被炸掉的背后
- 喜欢没娘娘腔的小沈阳
- 没有薄熙来文强会栽吗
- 杀猪谣 遥远的相爱
- 春运错峰应行长期机制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药品信息服务证
文网文[2012]0135-002 新出网证(赣)字05号 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新网3612006002
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