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西网

新闻热线
0791-86849275
广告热线
0791-86847125
 
    大 江 网  |  首  页   第一看点  |  法律援助   维权热线  |  公告栏  |  政法要闻  |  江西警方  |  维权调查  |  公益律师进社区  |  法律圆桌  |
    综合新闻   今日聚焦   检察周刊  |  法院连线   交通周刊  |  特刊秀  |  江西消防  | 平安江西周刊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新法制报  >  法律圆桌
见死不救应否入刑引争议
【字体:    】 新法制报  2017-06-16 10:38:05  来源:中国江西网-新法制报  编辑:王世强  作者:

    近日,一段视频引发了舆论关注。视频显示,今年4月,在河南驻马店一条道路上,一位女子在过马路时被车撞倒,肇事车逃逸后,多位路人从女子身边经过却没有出手相救,一分钟后,女子遭到过往车辆再次碾压并身亡。

    尽管驻马店警方后来回应称,当时有十几个人拨打110、120电话,但是无人敢轻易挪动伤者,但此事再次引发了公众关于见死不救的大讨论。

    有观点认为,“路人太冷漠”源于见死不救没有入刑,建议借鉴国外经验,立法惩罚见死不救。事实上,早在2011年,因“小悦悦案”广东官方就曾发布信息问计于民,征求立法惩罚“见死不救”的意见。

    但也有法律专家指出,法律不能规定人们的积极义务,见死不救属道德范畴,不宜入刑惩治。

    对于见死不救应否入刑,路人是否应定责,鼓励施救与问责见死不救谁更迫切,法律为道德划底线利弊如何等问题,本报特邀法律界人士共同探讨。

马路上人们行色匆匆,在无法确保自己安全的情况下是否应对他人施救?

    主持人 郭 俊

    嘉 宾

    李春华 广东(深圳)穗江律师事务所律师、诉讼仲裁部主管

    颜三忠 江西师范大学法律硕士教育中心主任、江西省犯罪学研究会副秘书长、教授

    刘昌松 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

    吴平芳 新余学院法学院副教授

    路人见死不救应否入刑?

    本次事件中,引起巨大争议的是路人未对被撞女子及时出手施救,以致出现二次碾压致死。因此有人提议,借鉴国外经验,将见死不救入刑惩治,大家觉得可行吗

    李春华:对于见死不救入刑,我认为有其合理性,但在适用对象范围方面应慎重,不应不加区别地适用于所有过往行人和车辆,法律不应苛求牺牲一个人的安危去拯救另一个人的安危。见死不救入刑的构成要件应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第一,主体是无职务关系的普通公民;第二,发生了其他人员生命健康受到危害的情形且该情形在持续;第三,路人有条件提供安全救助却不提供;第四,因为路人未救助导致了严重后果。

    刘昌松:我认为见死不救入刑,值得我们借鉴,但该立法主要适用于道路以外的危难救助,即救助行动对其本人或第三人均无危险,道路上并不具有这样的条件。

    颜三忠:我认为见死不救目前不应入罪。从社会效果来看,假设真的将见死不救入罪,当危急事件发生时,人们也许会因怕“惹火上身”而绕道而行,“不见”也就“无罪之有”,这样无法达到对伤者进行迅速救助的效果。其次,见死不救是不作为的行为,涉及的行为主体是不特定的多数的行为主体,如何确定见死不救的犯罪主体?第三,见死不救入罪不具可操作性,怎样的客观情况才是“见死”?公诉机关如何证明已经“见死”却“不救”?况且,这起案件中所幸还有现场录像,而大部分事件现场是没有摄像设备的,公诉机关如何搜集证据?

    吴平芳:将见死不救入刑,那这一刑种的犯罪行为属“不作为犯罪”,其前提条件是行为必须有“作为义务”,这种“作为义务”可能来自其自身的“先行行为”,也可能来自“家庭成员的救助等义务”,否则法律只为当事人设定义务,而没有权利,违反了法律的公平性,所以不赞成将见死不救纳入刑法考核范围。

    围观路人有何责任义务?

    有观点认为,遇见他人在路上深陷危险时,过往路人应具有扶助责任,《道路交通安全法》中也有“乘车人、过往车辆驾驶人、过往行人应当予以协助”的表述。那么,该如何理解当时路人的责任义务?如果真要追责,可操作性又如何?

    颜三忠:首先必须区分道德义务与法律义务,从社会共同体的角度看,社会成员之间具有相互救助的义务,但这种义务大多数情况下是道德义务,而不是法律义务。法律义务也必须区分倡导性义务与强制性义务,强制性义务特点是行为人必须履行法定义务,否则需要承担法律责任。但倡导性义务则是立法的宣示性和鼓励性规定,违反义务没有法律责任和法律制裁手段。倡导性规范可以指引公众的行为方向,但其相应法律规范的结构一般是不完整的,不能直接运用国家强制力保障实施。《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的协助义务,其实也属于倡导性规范。

    李春华:很难追究本案中路人的法律责任。见死不救现象之所以发生,是受特定社会关系和社会心理的影响,是整个社会缺乏信任的一个缩影,如把重点放在制裁负有道德救助义务的路人,有失偏颇,也难以实施。

    刘昌松:《道路交通安全法》只是规定了肇事司机有施救的义务,而“过往车辆和过往行人应当协助”只是一种协助义务,主要是人家救助时要适当配合和不得阻挠。法律即使规定这种协助义务,也只有宣示鼓励的意味,因为未规定违反该义务存在任何法律责任。我认为,即使《道路交通安全法》将来真的规定了过往司机和行人的直接救助义务,也会因为可操作性差,难以执行。

    鼓励施救与问责见死不救谁更迫切?

    一方面,许多人建议立法惩罚“见死不救”者;另一方面,有人提议应及时立法鼓励施救,让好人在救助时没有后顾之忧。这两种观点,哪一种于现实而言更为迫切

    吴平芳:见死不救的行为毕竟是少数,绝大多数情况下,路人都会伸出援助之手。不能因为少数人见死不救的行为,采取法律手段去强迫大多数人,用法律去绑架道德。

    李春华:及时立法鼓励施救相对于问责见死不救更为迫切。姑且不论立法惩罚“见死不救”者会有多大成效,但可以肯定的是,出台法律法规鼓励施救,使得好人在救助时没有后顾之忧,更具有正向激励作用。否则,即便问责见死不救行为,效果也不会太大。

    刘昌松:鼓励施救立法更重要一些,今年3月全国人大通过的《民法总则》第184条即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救助人什么情况下都不担责,这最大限度地鼓励和保护做好事的“好人”。该法今年10月1日生效,尚需大力宣传和积极倡导。

    颜三忠:个人认为目前情况下法律需要从奖惩两方面着力。一方面是充分运用法律的鼓励倡导功能,将见义勇为的行为明确化、制度化,应从立法层面对见义勇为人员的基本生活、医疗、入学、就业、住房等方面作具体规定;另一方面,将见死不救的行为纳入公民个人诚信档案,在社会资源分配、个人职务提升等予以体现和区别对待。

    法律为道德划底线利弊如何?

    虽然立法惩治见死不救者可一定程度上解决现实问题,但最为激烈的反对即此举系法律为道德划定底线。两者利弊如何,能否平衡?从法律的角度来看,有没有办法阻止道德滑坡

    颜三忠:如果社会公众本身尚未形成道德共识,也没有法律调整是否有效的充分论证,将道德问题刑罚化是不妥当的。我认为首先应发挥法律对救助行为的激励功能,如对救助人进行奖励等。这种奖励既有利益激励的功能,又有损失补偿的功能,这些功能的实现使救助行为有所扩展,从而不再只是一小部分道德高尚者的行为,使得处于危急状况下的人获得最大限度的救助可能性。救助行为保护条例征求意见稿中的免责条款、惩戒措施等都是很有必要的制度设计,有助于鼓励行善、弘扬美德。

    刘昌松:违反道德义务只能受到社会舆论和良心的谴责,执法机关不能像对待违反法律义务者一样给予自由和财产上的限制与剥夺。我认为在道路上冒着自身安危救人的行为,只能是道德鼓励的范畴,法律上可保护和奖励,但不能设置法律义务和违反义务后的法律制裁。

    李春华:法律并非万能,只要一个人的行为不触犯法律即最低的道德底线,就不宜介入过多。因为具体个案不好的引导,可能导致公民不敢再按道德进行。当然,如果本应归道德约束的某类行为越来越失去控制,可能给社会造成无法挽回的负面影响,这时法律可以适当介入,等局面恢复正常,再适时退出,以达到法律与道德的一个动态平衡。

    而道德滑坡只是表象,深层次原因是社会利益机制的调整方向出现问题。如果我们矫正了利益调整机制,使“无义有利”寸步难行,“有义有利”大行其道,那么理智正常的人不论其道德品质的优劣,都会选择“有义”而不是“不义”之举,因为这种选择对他们有利。而法律是最好的利益机制的调节器。

    ◎文/图 首席记者郭俊

*** 中国江西网推荐内容 ***
-零择校催热南昌民办基础教育 进入“战国时代”
-鹰潭:一条深夜暧昧短信引发夺妻复仇血案
-向领导发侮辱短信险遭辞退 原是前同事偷手机陷害
-梳理官员语言暴力“黑榜”:威胁我就是威胁党(图)
-丈夫砍死强暴妻子者被判无期 法院详解何以重判
-女子疑因孩子玩闹纠纷 端开水泼2侄儿(图)
-网曝张铁林私生女疑曝光 “格格”正值妙龄
-赵本山与辽宁大学合同到期 本山艺术学院更名
-英语高考居然考C罗!球迷:足球狗的送分题(图)
-刀锋战士8月获准保释出狱 再遭指控或判15年监禁
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所载的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 。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中国江西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 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 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江西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 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 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
※联系方式: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本网专稿 更多 >>
-石城八卦脑漫山杜鹃花惹人醉
-买汽车票要身份证啦!7月1日起江西道路长途客运实行实名制
-赣保险专业中介机构风险监管制度出台 提升非现场监管效率
-安福“羊狮慕”雨雾显朦胧美 全国网媒江西游记者赞“迷人”
-安福打造武功山精品景区 依托资源推进全域旅游
-第九届网媒江西游采访团走进石城县体验九寨温泉
精彩博客 更多 >>

- 快乐的“筒子楼”
- 五湖酒店被炸掉的背后
- 喜欢没娘娘腔的小沈阳
- 没有薄熙来文强会栽吗
- 杀猪谣 遥远的相爱
- 春运错峰应行长期机制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药品信息服务证
文网文[2012]0135-002 新出网证(赣)字05号 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新网3612006002
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