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西网

新闻热线
0791-86849275
广告热线
0791-86847125
 
    大 江 网  |  首  页   第一看点  |  法律援助   维权热线  |  公告栏  |  政法要闻  |  江西警方  |  维权调查  |  公益律师进社区  |  法律圆桌  |
    综合新闻   今日聚焦   检察周刊  |  法院连线   交通周刊  |  特刊秀  |  江西消防  | 平安江西周刊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新法制报  >  交通周刊
孩子母亲下落不明 爷爷未获法定监护权
老人因交通事故致残 索孙子生活费被驳回
【字体:    】 新法制报  2018-08-06 08:00:11  来源:中国江西网-新法制报  编辑:兆明  作者:焦芳

◎文/记者焦芳

    儿子5年前去世,儿媳下落不明,悲痛的周某华从此和孙子周小某相依为命。2016年,周某华骑着一辆二轮电动车横穿公路时,被一辆直行货车撞伤,腿部骨折,经鉴定为十级伤残,日常行动受限。事故发生后,周某华在要求事故另一方赔偿其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残疾赔偿金等损失外,还要求赔偿其孙子的生活费。

    近日,新干县人民法院审理了这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法院审理认为,被抚养人周小某的母亲目前的状态仅是下落不明,并无死亡或推定死亡的证据,周某华在此情形下并无法定监护权,不产生对周小某的抚养义务,因此对周某华的被抚养人周小某生活费的诉求不予支持。

    事实抚养能否认定为合法监护?无监护权能否索赔孙子生活费?此案引起了社会法律人士的一番争议。

    事 件

    六旬老人因交通事故致残

    2016年11月29日13时40分,新干县新三线界埠镇武湖村路段车辆稀少,新干县人徐某新正驾驶着一辆货车由北向南快速行驶。突然,一辆二轮电动车从路边蹿了出来,横穿马路。徐某新大惊,但车速太快,刹车已来不及,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货车将那辆二轮电动车撞倒,电动车驾驶员周某华被当场撞翻在地。

    事故发生后,新干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对该起交通事故进行调查取证,并认定货车驾驶人徐某新负主要责任,二轮电动车驾驶人周某华负次要责任。“此起事故,造成了周某华受伤及双方车辆受损。”新干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民警李玉欣告诉记者,他还记得当时已经六十多岁的周某华受伤严重,其家属先是将其送往吉安市治疗,后又转院至南昌市治疗,前后治疗花了三个多月。

    三个月后,腿部骨折的周某华被认定为十级伤残,日常活动、工作等部分受限。因治疗期间的医疗费用赔偿未达到一致,周某华在家属的主导下,拒绝了交警部门调解,直接将货车驾驶人徐某新及其投保的新干某保险公司诉至法院。

    索赔孙子生活费被法院驳回

    让保险公司没想到的是,周某华在要求保险公司赔偿其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残疾赔偿金等损失外,还要求赔偿其孙子周小某的生活费6389元。

    据了解,周小某今年10岁,父亲5年前去世,母亲随后下落不明。这些年来,周小某一直随爷爷周某华共同生活,周某华是他的实际抚养人。“这次的交通事故导致我行动不便,以后抚养孩子时,难免有些力不从心。”周某华说

    近日,新干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这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判决保险公司赔偿周某华交通事故损失共计12.3023万元,同时驳回原告周某华要求赔偿其孙子生活费的诉讼请求。

    法院认为,被抚养人周小某的母亲目前的状态仅是下落不明,并无死亡或推定死亡的证据,周某华在此情形下并无法定监护权,不产生对周小某的抚养义务。因此,对周某华的被抚养人生活费的诉求不予支持。

    对于法院的判决结果,周某华表示不解:“这些年都是我在抚养他,怎么就不是他的‘监护人’了?如果这起交通事故导致我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甚至伤重不治,孩子该怎么办,谁来抚养孩子呢?”

    讨 论

    此案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对于事实抚养能否认定为合法监护?无监护权能否索赔孙子生活费等热点问题,本报邀请相关专家展开了讨论。

    专 家

    张春林新干县人民法院法官

    蔡湘南浙江凯旺律师事务所律师

    郭宏山江西华赣律师事务所律师

    事实抚养能否认定为合法监护?

    此案中,周小某父亲去世,母亲下落不明。其母亲可否看成是失去了监护权,爷爷周某华是周小某的事实抚养人,能否由此认定其为监护人?

    张春林:不能。根据《婚姻法》相关规定,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在父母不履行抚养义务时,未成年或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有要求父母付给抚养费的权利。有负担能力的祖父母、外祖父母,对于父母已经死亡或父母无力抚养的未成年的孙子女、外孙子女,有抚养的义务。周小某母亲虽然下落不明,但没有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宣告失踪或者宣告死亡,不属于法律规定的失踪,故法院只能推定其母亲为失踪。

    蔡湘南:不能。我国法律对监护权有着明确规定,孩子的监护人就是父亲或者母亲。本案中,周小某父亲去世,法定监护人就是母亲,虽然母亲下落不明,但是如果没有将其申请确认失踪或者申请确认死亡,是无法剥夺其母亲的监护权的,只有父母死亡或者没有监护能力,才能变更监护权。

    郭宏山:能。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认定监护人监护能力,应当根据监护人的身体健康状况、经济条件,以及与被监护人在生活上的联系状况等因素确定。

    由于周小某的母亲已经离开了周小某,客观上与周小某在生活上已经没有了联系。根据上述法律的规定可以排除其母亲有监护能力。不一定要认定其失踪或者推定死亡。只要排除了其母亲的监护能力,那他爷爷就是法定的合法监护人。

    无监护权能否索赔孙子生活费?

    此案中,没有合法监护权,周某华是否就不具备索赔孙子周小某生活费的资格?若事故发生后,周某华因致残丧失了劳动能力,无法再继续抚养孙子周小某,又该如何应对?

    张春林:只有在父母过世、爷爷作为孩子的合法监护人、孩子又未满18周岁的情况下,那么,事故方就要赔偿孩子的生活费。如果父母或父母一方健在,合法监护人不是爷爷周某华,保险公司便没有赔偿周小某生活费的责任和义务。

    如果爷爷周某华确实失去了抚养能力,依据相关法律,在找不到直属亲属的情况下,周小某可以要求法院指定民政部门或者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担任其监护人。

    郭宏山:存在法律适用的争议。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相关规定:“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此外,法律还有规定:“被抚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被扶养人还有其他扶养人的,赔偿义务人只赔偿受害人依法应当负担的部分。”周小某客观上是爷爷在抚养,依法可以认定是其爷爷周某华的被抚养人。“如果这样适用法律,就实现了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蔡湘南:周小某爷爷很明显不是监护人,也不具备法律上的“抚养”义务,保险公司自然不需要赔偿孩子的生活费。若确实生活困难,最好的办法是向国家相关部门请求救助,如申请民政局的救助或者补助,或者申请低保等。

*** 中国江西网推荐内容 ***
-零择校催热南昌民办基础教育 进入“战国时代”
-鹰潭:一条深夜暧昧短信引发夺妻复仇血案
-向领导发侮辱短信险遭辞退 原是前同事偷手机陷害
-梳理官员语言暴力“黑榜”:威胁我就是威胁党(图)
-丈夫砍死强暴妻子者被判无期 法院详解何以重判
-女子疑因孩子玩闹纠纷 端开水泼2侄儿(图)
-网曝张铁林私生女疑曝光 “格格”正值妙龄
-赵本山与辽宁大学合同到期 本山艺术学院更名
-英语高考居然考C罗!球迷:足球狗的送分题(图)
-刀锋战士8月获准保释出狱 再遭指控或判15年监禁
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所载的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 。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中国江西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 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 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江西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 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 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
※联系方式: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本网专稿 更多 >>
-江西高招二本B段艺术类缺额院校6日网上征集志愿
-【大江奔流——来自长江经济带的报道】打造“最美长江岸线” 央媒记者眼里的“江西作为”
-龙虎山景区小火车侧翻 1名游客肋骨骨折
-江西任免一批省属国企领导干部
-江西281.4万亩农作物受旱 14.33万人“喊渴”
-江西高安一家9人吃野蘑菇中毒送医(图)
精彩博客 更多 >>

- 快乐的“筒子楼”
- 五湖酒店被炸掉的背后
- 喜欢没娘娘腔的小沈阳
- 没有薄熙来文强会栽吗
- 杀猪谣 遥远的相爱
- 春运错峰应行长期机制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药品信息服务证
赣网文[2018]3167-034 (总)网出证(赣)字009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国新网3612006002
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